当前位置首页周鼎文介绍课堂案例  
   
案例:堕胎,我心中的痛
   

    
    序位法则:每个人都要有一个位置,即使是堕胎的孩子。

堕胎,我心中的痛

                 
    台北的风枝今年四十五岁,她是著名高级餐饮连锁店的拓展经理,她冲锋陷阵地为这间奢司开了十几家分店,工作起来就像无敌铁金刚一样,完全不需要休息。她来参加我的课程时,整个人就像机器人一般,全身僵硬、面无笑容。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和先生已经好几年没有什么话说,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却很少沟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好像脾气不舍,每次说话都会冲起来,结果关系越来越疏远。所以,我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但总觉得自己的心是空空的。”凤枝回答。
    “也许你们之问的问题,不单只是表面上所看到的。你还爱你先生吗?”我问道。
    这句话震到风枝的心,不禁自问:“我还爱他吗?回想结婚快二十年了,当初就是看到他为人耿直才嫁给他,两人也经历过许多辛苦的日子,现在孩子长大了,但是,我还爱他吗?”
    经过一段沉思后,她点点头:“是的,我还爱我先生。”
    “他还爱你吗?”
    这句话又震到风枝的心,她停顿了一会儿后才说:“我想他应该也还爱我。”
    “所以你们两个人还有爱,但是却难以相处。”
    “是的,这也是我来这里上课的原因。”
    “好,那么我们好好来探索一下你们之间真正的关系。请你从参加课程的学员中,挑选两位你不认识的人,一个代表你自己、一个代表你先生。”
    凤枝听从我的指示,选了两个学员分别代表自己及先生。
    “现在,在教室中间,把你心中你和先生彼此问的位置排出来。”说完,我又接着提醒她:“排的时候心要静下来,用直觉把彼此间的位置摆出来就可以了。”
    在没有任何人打扰下,风枝把她和先生的距离排得远远的,两个人至少相距五米以上。
    “你看,你排列出来的位置,立刻呈现出潜意识里两个人疏远的关系。”
    风枝沉默地咬了一下嘴唇。
    接着,更特别的事发生了,代表凤枝的人低头看着中间的地板,两眼发直,就像行尸走肉一般;而代表先生的人脸却朝外面看
去,彼此都没有看着对方。
    “看到了吗?你一直低着头看地板,不知道在看什幺?而先生似乎也在逃避,你们之间一定有某些事情没有去面对。”
    透过对代表姿态的观察,我继续问她:“你和先生之间是否有堕胎的孩子?”
    “堕胎”这两个字像电流一样,击中凤枝心里深层的痛。她回想他们这几年来虽然说话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是堕胎的次数……
    “我们有十一个堕胎的孩子……”风枝低声哽咽,眼眶泛红,脸上一阵惨白,双手不停搓揉着。她接着说:“我曾看过海宁格大
师的DVD,其中有一位妇人说她曾经堕胎七回,海宁格告诉她那没有救了……我堕胎过十一次,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救?”凤枝流
下眼泪,激动颤抖着。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深深地看着她:“有没有救不是靠别人,而是靠自己。再好的专家也只能从旁协助你,最关键的人还是你自己。懂吗?”
    凤枝停止流泪,若有所悟地点头。
    过了一会儿,我问她:“你准备好要面对这个问题了吗?”
    她一阵沉默,没有任何表示。
    我静静陪伴在风枝身旁。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她带着湿润的眼眶与颤抖的声音说:“好!”
    于是我邀请十一位学员代表这十一个堕胎的孩子,坐在风枝和先生代表之间的地板上。“现在像个妈妈一样,好好地看看这十一个孩子。”
    风枝的眼泪有如泄洪般,哗哗地流了出来,她蹲下来抱住每一个被堕胎的孩子,带着深深的爱与罪恶感抚摸着孩子的脸颊,眼泪与鼻涕停不下来。有的孩子渴望她的拥抱,紧紧抱着风枝哭泣;有的孩子转过头去,对凤枝感到生气;有的很平静、有的很失落、有的很难过、有的很愤怒,每个孩子的反应都不一样,风枝一个个拥抱着他们,不断带着爱抚摸着他们。
    我引导风枝对他们说:“我是你们的妈妈,是我们把你们杀掉了,我们会负起这个责任和罪恶,你们是自由的。”
    风枝发自内心真诚地对这些孩子们说出了这些话。
    在场每个人看了无不动容。大家看到凤枝的心敞开了,她开始改变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风枝平静下来,孩子们也都平静了下来。
    “现在,把这些孩子一个个放在你的心里。”我说。
    风枝站起来,像一个妈妈一样注视着她的每一个孩子,带着尊严把他们一个一个放到心里。这时候,奇妙的亨发生了,代表风枝先生的人也开始转过头来看着他们,这是从排列开始以来,他们第一次看到彼此。
    风枝对先生的代表说:“我们一起面对这件事情好不好?”
    先生的代表点点头,两个人的距离开始拉近,最后,先生终于可以和风枝站在一起,面对他们堕胎的孩子。
    凤枝的勇敢拯救了自己,也拯救了她的婚姻。
    在此,我们结束了排列的过程。
    凤枝问我:“回去之后,我还需要做些什么吗?”
    我回答:“你的一心已经开始在转变了,回去先不要急着做什么,让这整个过程持续在内l.心发酵,当你很自然地想去做一些事情时,那会是一股从你内在产生的力量,这时候你再和先生谈一谈堕胎这件事带给你的感受,然后一起真心为这些孩子做一些纪念他们的好事。”
    凤枝点点头。
    我转过头向在场所有学员们说:“孩子是夫妻爱的结晶,当一对伴侣将他们爱的结晶摧毁时,就位把伴侣关系切断一样,会造成双方连接的断裂。只有当双方愿意共同承担这件事情时,彼此的关系才有可能重新开始。”
    几个月之后,我在课堂上再次看到风枝,她变得完全不一样,整个人都活了起来,不仅脸色变红润,笑容也变多了。更令人惊讶的是,她先生竟然和她一起来上课。
    “这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事,因为以前我先生根排斥我上课,但是上次上完课之后,我先生注意到我有些不一样了,我们两个人也谈了很多关于堕胎昀事情,所以这次我邀先生来上课时,他竟然答应了。我觉得真的很奇妙,也很高兴。”凤枝笑着跟大家分享。
    两年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到台北车站附近出差时,突然想起曾有人告诉我凤枝在这附近开了一家健康饮食餐厅。抬头一看,正巧前面有家餐厅,我便下车进去瞧瞧,心想如果有缘也许真的会遇到她,结果进门一看,风枝正在吧台后面料理果汁!她看到我也非常惊讶,除了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来喝果汁,还告诉我她的近况:“那之后我辞职并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决定自己开一家店,按照自己的方式来经营,而且我不再像以前仿佛工作狂般地做个不停,现在,我用自己的步调在工作。”
    正当凤枝愉快地跟我说话时,从后面厨房里走出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竟然是她的先生!我感到非常惊讶。
    凤枝掩着笑说:“上完上次课程之后,我们夫妻比较有话说了,感情也变得比较好,我说我要开店,他竟然主动说要来帮忙。”
    她先生也笑着端了一碗汤给我:“周老师好,这是我们家的招牌绿豆薏仁汤,请你喝!”
    堕胎对伴侣的影响
     风枝原本认为她和先生的问题是出于脾气不合及沟通不良,但是经过更深层的探索才发现,原来是他们不愿意承认被堕胎的孩子,也不愿意面对事实与责任,因此摧毁了夫妻间亲密的关系,更影响了自己的身心健康。“堕胎”也许是伴侣问最禁忌的话题,
    但它却是从伴侣最亲密的行为开始,因此接下来,让我们好好思索有关“堕胎”这件事与它带来的髟响。
    夫妻的连接如同“月老牵的红线”,而孩子便是这条红线的延续,如果因为人为的决定将孩子堕掉,就像拿刀将红线切断一样,伴侣关系也会因此断裂。 堕胎后,我们无法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欺骗自己,因此伴侣间的感情不再单纯。如果是尚未结婚的伴侣,堕胎后百分之九十以上会分手;如果是已结婚的夫妻,堕胎往往引发离婚、婚外情、奠名争吵,或是关系疏远、貌台神离、各过各的生活等状况,由此可看出,堕胎对伴侣关系有相当大的杀伤力。
    另外,堕胎对夫妻双方的身心健康也会造成影响,对女性来说,堕胎就像在心头上刮了一块肉般,造成心中的一个空洞,进而产生莫名的空虚、忧郁感,有些人甚至关闭了某些感受,例如 凤枝在无意识里使用的方式就是奋力工作,不去感觉,仿佛工作可以填补这些空虚一样,但是她并役有成功,最终无法真正填补内心的空洞。好比拼图,每块拼图都有它专属的位置,无法以其他东西取代,凤枝心中这些空洞的位置属于那些被堕胎的孩子们,直到最后她终于勇敢面对真相并承认自已所做的事,重新在心里给这些孩子所属的位置时,心里的空洞才能被填补;与此同时,凤枝与先生开始交换对这件事情的内心感受,并为他们的孩子们做许多许多好事情,唯有透过这样,夫妻才能圆满地重新开始。
  伴侣该如何面对堕胎
   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能成为夫妻是经过千年努力才得来的,而孩子会成为我们的孩于更是珍贵的缘分,如果堕胎了,我们该如何圆满这段缘分呢?
    首先,夫妻要共同面对,负起所有的责任。
    我再强调一次是“共同”,而不是只有太太或先生很难过,自己偷偷跑去用一些宗教仪式把孩子送走,甚或认为这是婴灵,所以要除掉、赶走等等,这些都是错误的观念,无法让夫妻与孩子间达成真正的和解。    想想看,如果这个孩子生下来,他就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爱他都来不及了,为什么当我们把他杀掉之后,反而觉得他是不好的东西?会这样想是因为我们不愿意面对罪恶感,不愿意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因此夫妻关系势必会出现危机,唯有夫妻愿意共同面对,事情才能有所改变。
    第二,彼此交换对堕胎的感受,把难过说出来。
    彼此说出内心对堕胎这件事的感受非常重要,例如可以对另一半说:“我有时候还是会想起这件事,它总是让我感到很难过。”或者“我一直为这件事情感到内疚,不知道怎么做比较好!”
    用这种方式真正让对方开始知道自己的感受,这不仪是健康地面对自己,同时对关系也有正面帮助。当双方开始交流彼此的愧疚与难过,并一起思考如何共同承担时,夫妻关系就能重新修复,甚至有可能变得更好。
    但如果是已经分手的伴侣,对以前堕胎的孩子该怎么办呢?
    同样的,他们曾是我们的孩子,就算没有机会共同面对,还是要把他们放到心里,虽然和伴侣的关系已经结束,但这么做对我们自己的身心、对孩子而言都会带来一种完整的感受。
    第三,为他们多做一些善事,共同在心里给孩子一个位置。
    我们如何在心里给这些孩子一个位置呢?举例来说,国外会为孩子种一棵树,当然我们也可以做一些纪念性的活动、在特别的节日买礼物送他们,把他们当成真正的孩子一样来看待。当夫妻共同出游时,不妨在心里对孩子们说“爸爸妈妈一起带你出来玩”、“这是爸爸妈妈相遇的地方”、“这是我们把你带到妈妈肚子里的地方”等等;并且以他们的名义多做些善事,像是捐钱、资助贫穷地区的孩子、到孤儿院担任志工,我们可以带着另一半一起做这些事,同时在心里告诉他们“这是爸爸妈妈为你做的”;或者也可以透过宗教仪式为他们祈祷及超度。总之,就是用健康的方式让孩子们感到幸福与平安,以一颗祝福的心对待他们并为他们做许多好事,真正像一个爸爸、妈妈一样地爱他们。请千万记得,重点不在于形式,在于我们的心。
  堕胎对男性的影响
  我们常因为堕胎是在女性身体上进行手术,便从而忽略堕胎对男性的影响。美国有一本书专门研究堕胎对男性的影响,发现事实上除了生理层面的差别外,堕胎对男性在心理层面的影响跟女性是一样的,男人一样会产生愧疚、忧郁、封闭与内心空虚感,只是有些男人表达情感的能力较弱,或者比较不善于用口语说出来,但是男性仍会队不同的方式表达。
    例如我在实务工作中发现,有的男人会在不知不觉中用工作、宗教、酒精、金钱或物质填补那个空洞,有的男人甚至会用失败来补偿堕胎的罪恶感,无意识地让自己的事业无法顺利、无法真正享受富裕与成功的成果。为什么昵?因为所有外在的成就都无法填补内心里隐约的空虚,除非我们愿意在心里给这些孩子一个位置,才能再次拥有那种豁然开朗的完整。
  堕胎对孩子的影响
  堕胎可能会影响活着的孩子对父母的信任,孩子可能会承接到父母亲不要他们的情绪,因而产生疏离和不信任,最严重的状况是认同死去的兄弟姊妹,因此客易生病或不吃东西。
    然而当我们用健康的心态对待堕胎的孩子时,对活着的孩子会很有帮助,因为活着的孩子会知道父母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孩子不仅能从父母身上学到什么是责任,当父母愿意给所有孩子——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在心里都有一个位置时,孩子会感到一种特别的安定感。父母不需要特别告诉活着的孩子所有细节,重点不在于孩子知不知道这个信息,而是在于父母的态度,例如告诉孩子时,让孩子感觉到父母真的把堕胎的孩子放到心里面,这样一来孩子会感受到父母的爱,这样的方法便是适当的。相反的,如果父母亲对这些孩子还没有爱,还没有真正把他们放到心里,或者想告诉孩子这件事只是为了分散自己的罪恶感,觉得孩子可队帮父母分担,这样就不适合告诉孩子。
    当我们带着一种爱与健康的态度对待堕胎的孩子时,活着的孩子在不知不觉中也就自由了,因为活着的小孩不会因为自己还活着而感到罪恶、孤单或愤怒,也不会害怕自己是否会跟兄弟姊妹一样被爸妈抛弃,于是他们可以自在地回到兄弟姊妹里属于自己的序位。
  如何与另一半沟通
  有时候,另一半不愿碰触这个议题是因为内心的罪恶感,或因为不知如何面对,所以干脆封闭,或用头脑的解释来忽略自己所犯的错。此时我们要先敞开自己,好好说出自己对堕胎的内心感受,不是去争论孩子的大小、是否有生命,因为这些都只是头脑的防卫;我们要做的,是先真诚地让对方知道我们的感受,并询问对方:“你心里对这件事曾经觉得难过鸣?”“我想让心里好过一点,我们一起为这些孩子做点事好不好?”
    我们不需要强迫对方,根据经验,当太太和先生开始讨论这件事,彼此才有沟通的机会、讨论感觉的机会,并进一步真正地看到对方,如此才有可能重新建立新的关系。当我们用健康的态度面对堕胎的议题,即便心里会感到罪恶,但这是健康的罪恶感,因此重点在于面对事情的态度,我们是否发自内心地沟通?如果不是,就得付出该付的代价,直到我们学会为止。
    同时请记住:所有的罪恶终有结束的时候。当我们面对这些事情后,也要在适当的时间点让它结束。有的人需要五年、八年,有的人更长,每个人面对的时间长短不一,但是最后我们也要放下,让这些孩子可以真正地安息。


欢迎关注周鼎文老师最新动态,也感谢大家将家族系统排列智慧传播给你身边需要的朋友>>>

     
 
友情链接: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香港六合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