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杨明磊课程官方报名网站|北京课程|杨明磊老师介绍|视频|微语言视频|2015年北京课程|台湾身心微语言第一人杨明磊博士|北京最新工作坊时间:2015年8月21-23日|范例视频|展示视频|官方博客|杨老师介绍|北京明磊老师课程|2015/2016/最新课程
   
关于导师
导师博客
 
 
   首页最新课程杨明磊介绍
点击添加修思达官方微信
杨明磊老师新浪博客文章
 
杨明磊老师介绍

 
    杨明磊,北京修思达家庭系统教育机构特邀讲师,咨商心理学博士,现为台湾淡江大学教育心理咨商研究所所长、副教授.硕导﹑台湾咨商心理学会 理事。是台湾身形微语言技术第一人,担任心理剧导演20年,导剧时数超过1400小时,有二十多年的心理咨询与督导经验。从事心理咨询实务工作26年,个案超过一万人次。此外,杨教授所倡导的接触治疗在临床心理学工作中也有着非常广泛的应用。“接触”的力量在近二十年来逐渐受到医学及心理咨询界的重视,有效的接触方法不仅可增强早产儿存活率,改善自闭儿社交行为,稳定过动儿情绪,更能减少暴力青少年失控行为,调整成人老人忧郁与压力,促进亲子关系与伴侣关系。接触治疗为杨明磊教授整合东西方心理咨询理论与技术,如神经语言学﹑生物能﹑超个人心理学﹑完形治疗﹑能量呼吸﹑亚历山大方法等所独创之心理咨询技术,发展至今已十年,全台湾上百家政府机构﹑企业、学校及民间团体参与杨明磊教授带领的接触治疗工作坊,人数已达数千人。
杨明磊博士




【导师风采】


  杨明磊博士得到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先生的亲切接见   杨明磊博士接受搜狐采访  
  杨明磊老师得到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先生的亲切接见  
杨明磊老师接受搜狐采访
 
         
  杨明磊老师参加第三届灾后心理援助国际论坛   杨明磊老师参加第三届灾后心理援助国际论坛  
 
杨明磊老师参加灾后心理援助国际论坛
 
杨明磊老师参加灾后心理援助国际论坛
 
         
  杨明磊老师在北京、山东等地主持大型公开课   杨明磊老师在北京、山东等地主持大型公开课  
 
杨明磊老师在各地举行大型讲座
 
杨明磊老师在各地举行大型讲座
 
         
  杨明磊老师在北京、山东等地主持大型公开课   杨明磊老师在北京、山东等地主持大型公开课  
 
杨明磊老师婚姻、家庭、亲子关系大型讲座
 
杨明磊老师婚姻、家庭、亲子关系大型讲座
 

    作为一名资深的实践派心理学专家,杨明磊老师受到心理学届和广大家庭的热烈欢迎与喜爱,杨老师是位非常有爱心的老师,常常关注灾区灾后心理援建。他的足迹遍布两岸四地,大江南北。


【课程简介】
 


    
1、什么是身心微语言? 我们的身体希望我们“懂”它,无时不刻不在向我们述说它的“语言”。有时它“冻结”(Freeze)着;有时它扭曲歪斜着;有时它颤动着。它在等待我们的心能够“懂”它,等待我们给它一个好的对待。微语言帮助我们了解自身的同时,教授我们如何用自己的身体去“读懂”对方,静心去“感同身受”来自对方的那份细腻感觉,切身体会到对方情绪、状态、内心需求等等。(阅读详细案例

    2、什么是“抚触疗法”?一套简单而实用的并让人舒服到心灵深处的手法。孝顺老师、安抚孩子、贴近伴侣、融融同事关系的无形秘招。案例分享:“那个晚上,我用手轻轻在孩子额上滑动,就像老师教的那样,躺在床上的孩子闭着眼,笑了,我的心,也跟着甜了。

    台湾身心微语言第一人杨明磊博士再次应邀于2014年10月24-26日在北京举办工作坊。在此次工作坊上杨老师将以“个案”的独特形式带领学员穿越生命中遇到的婚姻、伴侣、两性、亲子教育、人际互动等方面的挑战。教我们读懂身体常年累月所记载的信息,并教会我们用科学“抚触”的方式来对待我们自己与他人的身体,从而与自己和他人建立更加圆融和谐的关系。杨老师将带领学员通过体验式活动,协助学员逐渐感受进入自己与他人内心的过程,提升学员感知力、洞察力和共情的能力,老师将帮助学员开启自身的身体微语言潜能,让学员快速掌握抚触治疗的操作手法及技巧。学员现场练习、老师现场督导,针对学员的特别情况进行“个案”示范、处理,并根据个案情况进行课堂交流讨论以及理论解读。

    “这位朋友身体型态,看侧面的时候很直很正,但是不要她的个性就只是很直,她常看起来是很有想法的人,有时候看起来容易发脾气,甚至有点脾气很凶,可是,其实,这个人百分百的刀子嘴豆腐心,你们看她的身体一推就弯了,表示心地超软,你跟他争你会输,但若对她来软的她就没有办法。她表面上看起来很有原则很固执,其实这个人重心不稳,表示私底下一切都是有商量的,只要愿意和她好好谈。”

    以上为杨明磊博士对各种人体信息张口就来的轻松解读,沉淀了10000多个个案经的杨老师对身体、身心有着极其深入的洞察,在杨明磊博士的(个案)工作坊中学员不仅可以从自我成长经历与深度情绪梳理中,获得难忘的成长体验;更可掌握有效照顾自我及他人情绪的方法与技能,并将身心抚触这种爱的体验传播出去,服务他人。

杨明磊博士身心微语言(个案)工作坊


【课堂场景】

杨明磊老师工作坊课堂场景
  杨明磊老师工作坊场景
     
杨明磊老师工作坊课堂场景
  杨明磊老师工作坊课堂场景


【课堂案例】
“男人女人,不一样的拥抱”(案例1) 体验者:王韦,33岁,大学老师
    我今年33岁,妻子和我同岁,结婚6年至今未生育。每每提到“孩子”两个字,妻子就会说,她对小孩没有感觉,对生小孩很排斥。我能理解妻子的感受。她从小父母一直在外,由祖母带大,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地长大成人,可内心深处仍然保留着被呵护、被重视,由着性子撒娇的渴望。当我在工作坊上坦陈我的夫妻关系时,杨老师静静地看了我的身形好一阵子后,问:“你和妻子在家一般是如何互动的?”一刹那间,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熟悉的画面:我躺在沙发上,妻子趴在我的身上,要我抱抱——而我内心的感受是:累。在我和妻子的亲密关系中,我似乎是坚强挺立的父亲,她则是撒娇邀宠的 >>>(阅读全文

“乖小孩连哭泣都静默”(案例2) 体验者:姜苑,27岁,人力资源主管
    工作坊里有一个姐姐令我印象很深,圆脸,留一头柔顺的长发,人很温和。她有两个孩子,大的是个男孩,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病,她平日里除了辛勤的工作,就是和先生一起努力地照顾两个孩子。她总觉得自己和别人比较淡薄,哪怕是和先生也更像是工作伙伴而不是亲密的夫妻。杨老师阅读他的身形后,请她在现场找一位女士扮演她的母亲,然后让女儿背对“妈妈”席地而坐,“妈妈”坐在椅子上,以手指作梳子,轻轻地捋过女儿的鬓角,一下一下温柔地梳理着她的长发——就这么在静默中重复着一个微小的动作,女儿的眼泪就无声地滑落下来。她说,当有人温柔地抚触她的鬓角,让她忽然间感受到久违的暖意。小时候 >>>(阅读全文


【学员见证】

参加身心微语言与接触疗法工作坊后,家长们的改变:

    上完课,人似乎变了,很细微的,说不出来是因为什么带来的改变,但真的觉得自己有变化,连我的爱人也发现了,人变得比较安定踏实,看家庭、看生活种种的眼光似乎变得比较宽容体贴,很奇妙的改变,很难解释这些改变如何发生,但真的就是发生了……那个晚上,我用手轻轻在孩子的额上滑动,就像杨老师教的那样,躺在床上的孩子闭着眼,笑了,我的心,也跟着甜了……

——家长杨女士

    回到家的第一天晚上,我就按照杨老师教的手法给女儿做了抚触。因为之前已经给女儿做了两年多的按摩。第一天抚触的过程中女儿就感觉到了不同,她感觉很舒服,很享受抚触的过程,之后她很快就会甜甜的睡去,我们彼此都很享受这个爱的过程,也使我们的关系更亲近。
——家长张女士

    有一件事情让我很有感触。记得有天女儿放学回家有些不高兴,原来是在学校与同学闹了别扭。如果在以前,我一定会马上给她讲很多的道理,告诉她不应该这样。但是那天我没有,只是听她把事情说完,我没有进行评论。在晚上睡觉时,我一边按照杨老师教的手法给她做抚触,一边和她提起了她和同学的事情,我发现这时候我所说的道理,她会很愿意接受。让她感觉到了一种被呵护、被关爱的好感觉,所以比较容易接受他人的意见和建议。
——刘女士 高校教师


    作为一位父亲,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知道,婴儿是靠心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的,他的小舌头,他的嘴唇,他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时刻感受着这个世界的好。与杨明磊老师的学习让我有了勇气去完成这项孩子的需要,同样更是我自己的需要!与杨老师的学习更让我知道了通过触摸来正确地表达对宝宝,对爱人,对亲人的好!                     
——武亮 心理咨询师






微语言语录

关于伴侣关系:能够被留下是种重要的感觉,有时候我们在关系中很怕对方走;有时候会是另外一种情形,很怕就这样(自己走了)没人留。也许你要的不是走,也许你没有那么真的想走,你在等一个可以真正留住你的人。也许当有一个人真的用足够的力量告诉你,“别走!”说不定你就过来(留下)了。你需要一个对的方法留你。人们最想要的东西,往往很难开口讲,当开口讲的时候,味道就不对了。我们最深的情感永远不会直接说,我们就要等,看看你有没有办法,我不说你都懂。我要的就是那个“我不说,你都感觉得到。”——杨明磊博士


关于治疗:有的时候我们会把注意力放在那个很重的负面情绪,有时候我们会去看那种悲伤、惨烈、深层的痛,好像把那个东西都挖出来,人就可以得到某种康复,但这只是一条途径;我觉得有时候另外一条途径是,在一份关系中获得一个好的,柔软的对待,我们需要一个好的陪伴者,而不是一个痛苦的治疗者。人不是所有时候都需要一个治疗者,人有时候要的只是一个陪伴者,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宁愿养猫,养狗,也不找治疗师。因为她觉得她要的是一个陪伴的对象,有了好的陪伴,那有些东西(伤痛)就会慢慢好转,特别是那些自己有能量的人。——杨明磊博士


关于爱:“有时候我们会不断地追问对方“你到底爱不爱我?”问到对方烦死或把对方逼疯为止。对方回答:“我爱你!”这句话本来的保鲜期是10年,可是似乎每句话听进去,在你心里的保鲜期却只有一天。所以第二天你还会再问一次。任何人说爱你,你都不相信。可以保鲜十年的一句话,在你心中自动被转成1天。那其实是一种策略, 搞不好有一句话你可以相信很久,你可能相信了20年,那句话叫做:“不会有人永远爱你!”而这句话你一相信就相信很多年。对方搞不好只是在气头上说了那一句话。你好像把它塞到心里,一信就信了20年。乃至别的话再给你的时候,你就听不进去了。你一定有一种相信的能力,但说不定你比较擅长相信不开心的事。”——杨明磊博士


关于照顾与关心:
“有时候我们觉得对方很爱我,可是我常常觉得心里很失落,是因为我们觉得他们给我的照顾已经足够,可是在关心上其实是空空的。因为关心是种问候,关心不是给予,照顾一定是给予、给钱、给衣服、给这个、给那个......可是人们要的是关心,关心最常常是在身体上的表达,而照顾常常是物质上的满足。”——杨明磊博士


关于孤独症孩子:“孤独症的小孩一般的优势在于他们的记忆力特别好,所以针对他们跟一般心理治疗的取向不太一样。一般心理治疗取向会花很多的力气去琢磨过去的伤痛,或者过去那些悲哀事情的疗愈。可是孤独症的孩子因为他的记忆力特别好,理解能力又相对较弱,所以你与其把注意力集中在对他过去痛苦记忆的修正上,(你要让他换个方法想,他有点困难)还不如直接帮他建立一些好的记忆(经验),一旦有了好的记忆(经验),他一样可以记得很久。所以让他新的好记忆增加,其实是会比修改旧的坏记忆还有用。他也会在他的脑袋里面反反复复地重复这些东西(新的好记忆)。之所以叫孤独症,就是因为他的理解能力要调整很困难,他们语言和认知的能力要相对差一些。这样的孩子他的认知能力虽然弱,但常常他的身体反应特别好。所以你给他好的身体经验(例如:抚触等),他会很快地吸收并且记住。”——杨明磊博士

胎教有必要,但绝对不是听音乐,节奏是重点。胎儿最初听到的节奏是母亲的心跳,孩子出生后,妈妈的心跳录音对情绪的稳定有很大作用。 
自然产的孩子更不易生病,自然产是温柔的唤醒过程,对其基本的健康状态有帮助。
爱不是非要等到有证据才相信。 
东方人活在关系里,认为只有我和我所爱的人过得好就是幸福,而西方人则是自己做到最好便是幸福。 
东方人面对亲人离世有两重悲伤,一是ta离开我了,二是从此,我失去叫爸爸的机会了或失去做女儿的机会了,造成巨大的失落感。这是身体自我和关系自我的双重落差。后者是关系的失去和身份的失去。 
即说出适当的话,而不是想说的话。 
维持身体的某些动作,也许是内心一直在等待,希望有人能看见。 
身体反映生活,反映一种表达,等待一种回答。 
一个人太好用,好说话,我们常常忘记问她,你是否需要。。。而ta希望听到的话是你也很棒,谢谢你。 
相依但不相赖。中国人教独立,但并不阻止孩子做依赖的动作,而是一味告诉孩子你不能依赖,要独立。孩子会感到不要随便靠别人,因为会受伤,但孩子并不会觉的独立有多好。 
身体往前倾是急、进的表现。 
因为我关心你,所以不要你辛苦,不要你辛苦,所以拒绝,而对方收到的讯息是你不关心我,我们往往对长辈是这样。其实很多长辈需要我们对他的辛苦 
好的照顾不需要辛苦。如果照顾者感到辛苦,这种关系不会长久。照顾者要感觉心甘情愿,才会让被照顾者乐于回报,而身心微语言与接触疗法正是解决此问题的法宝!
呼吸状态——表达,与表达有关联。不易表达的人易咳嗽、胸闷。 
孩子没有体验过衣食有缺是什么,因此不知道无缺的美好,因此从无缺中渴望到另一些愿望,如陪伴。
微语言不是窥视或粗暴的挖掘他人深藏内心的黑暗面,而是温柔地进入当事人内心害羞与腼腆的美丽花园,做个诚恳的探访者,是听懂而非看透一个人。 ——摘自杨明磊语录



杨明磊视频
1、身心微语言解读示范
2、抚触疗法介绍




    我们的身体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为什么有的人一辈子脖子都是侧歪着?为什么有的人一辈子身体总是向左倾斜着?为什么有的人一辈子后背总是弓着?我们带着同一个姿势过了一辈子,可是我们是否曾读懂过我们的身体,有意思的是课堂上,老师将两个伴侣并排在一起,其中一位身体不自觉地靠向另一个位(对另一方有一份很深的依赖),左右换个位置也是如此,我们的内在有什么需要,不用刻意隐瞒,身体都会告诉我们,这就是身心微语言的阅读,当只有我们的身体被“读懂”“被理解”时它才会慢慢地带动我们的内在产生一些变化。很奇特的是,我们的身体之所以会有这样、那样的防御和不安全感,却总能在过往的经历中找到那份特别的经验。比如:曾经摔伤过、曾经被父母打过、曾经和伴侣有过肢体冲突、曾经被冷落过等等,有时候我们的意识虽然忘记了这些痛苦的经历,可是我们的身体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用杨明磊博士的话说,我们的身体其实一直在等待着一份善意的、好的对待。在课堂上杨博士为每一位学员进行身心“阅读”,有时候老师仅仅是安排一位代表提供给个案一个“正确”的拥抱就能让她潸然泪下,学员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老师,这就是我要的感觉,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感觉,我感受到自己被理解了。”
......更多视频,欢迎点击进入查看!



     
 
友情链接:六合彩资料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公司  
修思达二维码www.czypdz.com